【改革开放记忆】煤矿斧子工的“斧子”去哪儿了

www.200ks.com-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

2018-10-22

作者:董军  30年来,我忘不了当年与师傅在井巷深处一块打眼、放炮、抬木头的劳动场面,特别是师傅手中拿的那把黝黑发亮的斧子。

  1988年深秋,刚刚高中毕业的我,怀揣着憧憬与向往,从农村来到了风水沟煤矿,成了一名掘进工,开始了与煤矿打交道的日子。

  “张师傅,你是全矿出名的斧子工,这个徒弟一定要带好,再给咱们队培养一名骨干。

”队长领我到班前会议室,对张师傅说道。   “好!”师傅答应着,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:“小伙子年轻身体棒,一看就很聪明。 你要记住,煤矿是个特殊行业,也是高危行业,安全是第一位的。 干活时精力一定要高度集中,切不可大意,更不能开小差,要多听多看,千万不能马虎。

”接着话题立马一转,笑着对我说:“好好干活多挣两个钱,娶个媳妇生个娃儿。 ”  会议室在场的人都笑了。

我忸怩地低下头,脸红得发烫,师傅此时与我握手,表示拜师礼成。   那天早晨,在师傅的带领下,我穿着崭新的工作服,戴着安全帽,背着约三斤重的硫酸矿灯和自救器,通过井口安全检身,怀着忐忑而激动的心情去到井下。

  我到了井下,40多分钟的时间像过了几天似的,刚带进井里的热气已逐渐消退,身体感觉到丝丝凉意。

终于走到了工作面,巷道很窄,坡度也很陡,纵横交错的木头支柱支撑着狭窄的空间,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煤尘,氧气也变得稀薄起来,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 这时只能侧着身子沿着长长的皮带往下溜,步子越来越慢,我已经大汗淋漓,全身无力,来时的激动和好奇荡然无存。   “这么矮的工作面,咋个干活啊?”我问道。 师傅认真地说:“井下采掘工作面的地质构造有时很稳定,有时会因采高逐渐发生变化,再矮也得过去!选择当矿工,必须吃得苦,要适应生产环境。 ”师傅的一席话虽然给我的心里造成了不小的压力,但我不断给自己鼓气,坚定干下去的决心。

  在掌子面上,斧子工要冲锋打头阵。 别看师傅50多岁了,可干起活来连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自愧不如,身手依然那么矫健。 只见他来到掌子面,抄起电钻就摆开了“梅花阵”,一排排的炮眼在电钻的冲击下井然有序,个个标准,接着开始装药放炮、攉煤、施棚。

其实施棚也是一门技术活儿。

别人施棚,需要十几斧,而师傅真的是“三斧定乾坤”,令人拍手叫好。

  班中休息时,我仔细端详师傅的那把斧子,乍一看,斧子通体黑色,跟普通斧子没什么两样,若是用手掂量一下,起码比其它斧子重二斤。

同事老王介绍说,这是师傅专门找铁匠“量身定做”的,斧子面上还刻了个“张”字,别说用它施棚,就是拎着都挺费劲儿。

那时候,步行沿着行人斜井下去,绕过井底车场子再到掌子面,有五六里路,来回得八九个小时,师傅无论走到哪里,都会把那心爱的斧子别在腰间。   记得有一天夜班,一茬炮下来,刚施完棚,工作面传来了“咔咔咔”的响声,像打雷一样。 棚腿开始扭动了,刹那间,断了四五根棚梁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。 只见师傅对其他人吼了一声,“还愣着干啥?”然后左手拎着斧子,右胳膊挟着木料,窜到断梁跟前,立上木柱,“咚咚咚”三下,木柱立住了,其他人也跟着补立柱。

没过2个小时,掌子面恢复了平静。

我见师傅用手擦着脸上的汗水,十分严厉地说道:“顶板刹不实,柱打不牢,吃不上劲,一旦顶板来压,就会冒顶,小命还得搭上,哪个多哪个少?”师傅顺势给我们上了一堂安全课。

再看看师傅的斧子,我终于明白他为何这样珍视他的斧子了。   还记得有一次,我自认为对于施棚的工作已经完全掌握了,就自告奋勇地向师傅提出要自己操作一次。

征得师傅同意后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做了一架棚。 可是师傅一看,当即就火了:“看你干的这活儿,推倒重来!”我憋着一肚子火,嘟囔着:“哼,没有什么了不起,施棚又不是‘高科技’,再多练几次,得能拿下。 ”事实证明,师傅当年的教诲是对的。

  1992年12月1日是师傅正式退休的日子。 临走时,师傅深情地对我说:“想想自己在井下工作了35年,我最自豪的就是没出过一次事故,这斧子功不可没,今天我就把这斧子传给你!”头发花白、双手满布老茧的师傅,话语中饱含着他对矿山的深情。 我从师傅手中接过斧子,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……  就在我立志要当好一名生产技术过硬的斧子工时,突然听到一个消息:矿上要选几名人员去山东学习综掘机的维修技术。

我报了名,还通过了考试,成了八名外陪人员之一。

在同伴们羡慕的眼光中,火车载着我的梦想出发了……  1993年7月,矿上引进了S-100型掘进机。

掘进机右侧有一个小座位,那是驾驶员的位置。 我坐上去,轻轻地拨弄操作杆,按下启动按钮,综掘机便带着一声声吼叫,举起合金钢刀头似利剑一般插向厚实的煤岩,只见如门板一样的煤岩迅速剥离、掉落。

  从放炮攉煤等危险工作中解脱出来的矿工兄弟们,不禁感叹科技的鬼斧神工,有的甚至落泪,在一片欢呼雀跃中庆祝这一历史时刻。

  让人欣慰的是,随着企业改革,风水沟矿不断提升管理,深入推进“两型三化”矿井建设,依靠科技进行井下支护改革,引进“强韧封层、造隙卸压、稳压胶结、构建支护圈体”的锚注技术,实现了深部巷道安全、优质、高效掘进。

  此外,企业对员工的人文关怀也不断落到实处:整洁卫生的职工食堂、温暖舒适的员工公寓、方便快捷的职工通勤车、美观大方的矿灯智能充电架……工作环境的改善与劳动强度的降低,员工们干起活来,心里觉得安全、踏实得多,就连职工家属们也更放心了。

腰包鼓了、汽车有了、楼房住上了,矿工的面貌也改变了。   自从那年外出培训后,我边干边学,虚心求教,技术有了较大的提升,成为全矿综掘机司机中的佼佼者。 更令人高兴的是,去年我又被矿上聘为高级技师。

在我颁发证书那天,师傅前来祝贺。

我俩边喝酒边聊天,聊起矿山斧子工被数字化先进设备所代替。 师傅激动地落泪了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感叹道:“变化真大,你比我有福气啊!这样的事,我们那代人想都不敢想!”  的确如此,从放炮攉煤到装运设备机械化,这都得益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时代巨变,煤矿行业也随着时代巨轮走上了转型之路,我们这群曾经的“煤黑子”也都过上了幸福的“好日子”。 而师傅传给我的那把斧子就是我一直珍藏的宝贝,如今它已完成自己的使命,静静地呆在我的工具箱里“沉睡”。

(作者单位:内蒙古平庄煤业风水沟矿掘进一队)  (责任编辑:曾龙)网站编辑:唐明涛。